“翎,你怎么了!”

  诸葛薰维持结界的同时一边要防备从后面围上来的异形,一边试图‘叫醒’痛苦的翎。从那些奇怪的鸟飞来之后,翎就变的很痛苦,不知道他正经历什么,但这样下去会很危险!

  也不知道那只吸血鬼现在怎么样了,周围都是灰尘,能见度有限。

  翎痛苦的跪在地上,双手不停的打着自己的头。在翎的眼中所见是在那遥远的过去,自己和同伴们在‘乐园’时的景象,还有那因自己过失而烧毁的渔村,及那些死去的人们,所有悲惨的事情都在眼前一幕幕重现……

  解决了凯特之后,佰利.弗莱恩吹了一声长哨,只见在空中盘旋的怪鸟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继续攻击诸葛薰和翎,另一部分朝中央圈飞去。

  见翎痛苦的样子,诸葛薰四下寻找凯特的身影,那些鸟分成了两部分,会不会是凯特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他和斗篷男怎么样了。

  远处那些向这边过来的异形队已经返回二墙那边,能指挥它们是只有那个斗篷男,难道是凯特那边。翎还是很痛苦的样子,就算是打他也没有办法让他清醒,而天上的那些怪鸟还在攻击保护两人的结界……

  那些怪鸟!难道是那些怪鸟才让翎变成这样的?特别是那只最大的红色眼睛的乌鸦!想到这,诸葛薰单手拉过翎,把他的头抱在自己胸前,手臂绕过翎的头,用胸膛和手臂堵住翎的双耳,用手蒙住他的双眼,在其耳边来轻声说道:“不要听,不要见,这一切都是幻觉,翎,快快清醒过来!”

  诸葛薰不断在翎的耳边重复着这句话,同时另一只手拔下自己的发簪,那个由‘圣檀’树枝做成的发簪,以气包裹后对准天上飞的那只红眼乌鸦扔了出去。

  听到一声惨叫,那只发簪正穿过乌鸦的头,从两只眼睛处穿出,落地的乌鸦扑腾了两下翅膀便不在动,同时身上燃起青色的火焰。

  “你居然敢杀了它!”正在指挥异形的斗篷男见乌鸦被诸葛薰打落,气从心中起,直奔诸葛薰而来。

  “我……我怎么了?”没了乌鸦的影响,翎也渐渐清醒过来,看着一头汗的诸葛薰,

  “你总算醒过来了,翎,不论你刚才看到了什么样的景象,那都不是真的,就算是发生过的,那也已经过去了!不好,是斗篷男!”诸葛薰见是斗篷男朝自己过来,赶紧把翎推离自己的身边。

  斗篷男捧起已经烧成灰的乌鸦。“我要杀了你!”

  “去找凯特!”诸葛薰对翎喊道,同时召唤出式神保护自己。

  斗篷男挥手将自己的血撒向诸葛薰,虽说被诸葛薰躲开,但却被式神挨个正着,吸血鬼的血正好克诸葛薰的式神,这点诸葛薰早就知道,只见自己的式神被斗篷男的血烧着,而且现在也来不及念完扇面上的‘驱鬼令’诸葛薰只能以蛇眼中的八芒阵来暂时阻挡斗篷男向自己的靠近。

  “凯特!凯特!”翎在不远处见到肚子被贯穿的凯特,已经没有了呼吸……

  “我要杀了你斗篷男!”翎愤怒的冲向斗篷男,枪里的普通子弹对斗篷男并没有用,翎捡起身边一块飞机残骸朝斗篷男砸过去。

  “不要!翎,躲开!”诸葛薰眼见着斗篷男接下翎的攻击,然后掐着翎的脖子将翎扔向远处那架正在燃烧的飞机残骸上。

  翎被摔的一口血喷出,同时腿上感觉到一阵痛苦,原来自己的腿被残骸支出来的一根铁管穿透,让自己无法行动,这时火已经烧到自己的身上……

  “翎!”诸葛薰用门移动到翎的身边,将翎的腿从那根铁管上抬起,扯了条袖子将伤口包一下。“带上凯特回本馆!我来拖住斗篷男。”

  “凯特已经死了……是他杀的!我要杀了他,不能让他再活着!二墙撑不了多久,这个世界不能落在他们的手里!”

  这时斗篷男也一身杀气的过来,居高临下的站在混身是伤的诸葛薰和翎的面前。

  “虽然对她不起,但你们太碍事了,留你们不得!死吧!”

  中央圈管理处:

  “不好了!”

  “什么事!”

  “有一队叛军的机械部队从背面突破第一墙,到达本圈大门!虽然人数不多,但他们所持有的武器已经对本圈的墙造成伤害,我们的人正在与之对抗!

  同时本墙和圈内多处发来求助,由于多架飞机的坠落,已经有多处起火,虽已经进行了灭火,但没有‘天空保护罩’,火势很难扑灭,询问到底什么时候‘天空保护罩’才能重启?”士兵沙哑着嗓子向管理者一号报告。

  “‘大脑’那边还没有办法吗?你们是干什么的!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能重启‘大脑’!

  还有终极武器那边,还需要多久才能发射!

  你们都是死了的吗!”一号管理者不停的咳嗽着。

  “报告!大脑那边正在加紧修复!但‘停机’原因一直没找到,所以还需要一点时间。

  报告,‘毁灭者一号’和‘重置者四号’开始程序已经起动,距离发射时间还需要三十分钟。”

  “来人!派一队人去二墙,告诉他们再撑三十分钟!一定要把那些杂碎挡在二墙外!同时告知一墙那边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将突破二墙的叛军消灭掉!

  同时,继续派人去猎人协会!命令其立刻前来支援!只要能渡过这次的危机猎人协会想要什么我都给他!可如果这个时候猎人协会不做为,这之后,就等着被灭吧!”

  “是!”

  “该死!”

  “报!报!报!不好了!”又一名士兵从外面跑进来,一个没站稳绊倒在地上。

  “又怎么了!中央武器库那边没有办法正常发射‘毁灭者一号’和‘重置者四号’,而且……而且……”

  “说!别他马的吞吞吐吐的!”管理者一号骂道。

  “武器库那边发来消息,‘三王指令’破译后想要将那两枚炮弹移动到‘发射架’时,发射井中的控制室内多处程序同时出现错乱。‘井盖’无法正常开启!预计发射时间不确……定。”

  “什么!怎么回事!为什么早没发现,一墙那边在干什么!不是一直都在维护吗?为什么现在才发现问题!告诉那边必须在三十分钟内解决!不然大家就全完了!”

  “据那边的回报,好像是受到了攻入的反叛军所携带武器的干扰。”

  “混蛋!他马的,原来这才是那些特意从后面‘摸’上来的反叛军的目的!

  通知一墙那边,目标三墙,发射U型号的小型‘能源弹’支援二墙那边!同时加紧修复‘发射井’的程序。”

  “是!”

  (*中央圈武器库:第二墙内是中央圈内百分之九十五的武器存放处,但‘那次战争’后遗留的‘核武器’却都存放在一墙到本墙之间的地下。

  发射命令也是由‘三王令’和‘三十一管理者’同时授权。主开关在中央圈,当中央圈按下发射之后,连接到一墙那边地下的‘发射井’进行发射准备。

  如果授权齐全,从按下发射到准备发射的时间为三十分钟,发射后到引爆的时间由‘发射井’的控制室确定。

  启用‘发射井’发射也是因为在‘那次战争’后,因为‘保护圈’的特殊性不允许有大型飞行器的存在。

  *因为三王不幸离开,所以之前,中央圈这边一直再破译启动发射按键的程序,将其更改为不需要‘三王令’便可开启的程序。

  *现在中央圈面临的问题:虽说中央圈可以按下‘发射’按钮,但‘发射井’的控制室那边的程序却因不明原因出现错乱,使待发射的炮弹无法就位。)

  :。:

欢迎大家访问:围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wgshuwu.com/9_57003/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