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为什么说谢谢呢?你那么优秀,能够遇到你,是我的幸运!”宗渺轻声说道,她明白他的未尽之言,能够遇到他,何尝不是她的幸运?

  有道是:这男人呀有钱就变坏,这虽然不是必然的,但却是一种十分常见的现象。

  这倒不是说有钱而又洁身自爱,忠于自己的妻子或女朋友的男人没有,只是太少了。

  所以像章淮深这样长得帅、有钱有能力,却洁身自爱又专情的男人,其实真的很难得。

  至于他以后会不会变心先不提,至少在他变心之前,她也会待他一心一意的。

  当然,若他以后敢背叛她的话,她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的!

  说她霸道也好,自私也好,她这人容不得背叛,特别是感情方面的背叛,可以说她这人其实是有感情洁癖的。

  宗渺并不怪他对自己缺乏信心,是她这段时间因为宗蝶的事,忽略了他的感受。

  明明他那么优秀,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偏偏因为自己实在太受欢迎的缘故,才会让他这般患得患失的,才会这样没有自信。

  这样的他,让她有些心疼,也愿意多包容他一些,而非无理取闹和他吵架。

  “淮深哥,我刚才不是不理你,而是想到了还有一些私事没有解决,这事与我姐姐有关,所以我不方便告诉你,你别不高兴好吗?”

  宗渺想了想,还是和他解释了自己刚才心不在焉的原因,免得他继续胡思乱想。

  无论是情侣还是夫妻,在遇到矛盾的时候,都要及时勾通,绝对不能想着‘他(她)这是不信任我,所以我也懒得和他(她)解释了。’

  这样的赌气行为,其实挺幼稚的。

  当然,若是在你再三解释之后,对方还是一昧怀疑你,这样对你毫无信任的对象,还是早点散了为好。

  “嗯,需要我帮忙吗?”章淮深没有追问是什么,只是适时提出自己可以帮忙。

  想到自己刚才的‘无理取闹’,心里不禁有些不好意思,渺渺总是这样善解人意,让他如何能不爱她呢?

  “那倒不用,只是一点小问题,我自己能解决。”宗渺摇摇头,然后又郑重地向他道歉:“抱歉!这段时间是我忽略你的感受了,以后不会了。”

  “没关系,是我太在乎你了,才会这样患得患思,胡思乱想,以后我也会注意一点的。”章淮深并不是那种大男人主意,死不承认自己的错误的人。

  章淮深:面子是什么?能吃么?能有未婚妻重要么?

  没有!若是为了那所谓的面子,惹得自己的未婚妻不开心了,那也未免太不值得了。

  自此,小矛盾顺利解决了,还让两人之间的感情更进一步了,真是可喜可贺!

  “姐姐,咱们好久没有一起逛街了,咱们今天一起出去逛逛好不好?”这一天,宗渺提议道。

  “好!”宗蝶自是十分赞同的,自从她们姐妹俩有了自己的男朋友(未婚夫)后,便很少一起出去逛街了。

  两人逛了一阵子后,宗渺突然提议道:“姐姐,我听说这附近开了一家小吃店,那小说的味道据说不错,我们去尝尝好不好?”

  “行!”

  其实宗渺突然提出这样的提议是有目的,因为算算时间,今日便是秦勘受伤被女主所救下的日子。

  说起来,秦勘之所以会受伤,与他继承人的身份有关,秦家老爷子,也就是秦勘的爷爷,是现任的秦家家主。

  秦勘的父亲乃是秦老爷子的长子,由于能力出众,被定为了秦家下一任继承人。

  奈何他是个短命之人,在秦勘很小的时候便遇到车祸去世了,至于是人为还是意外就不太清楚了。

  秦勘的母亲并不是那种能够撑得起来的女人,有点像那种菟丝花,在秦父去世后,便整日沉侵在丈夫去世的打击之中。

  可怜秦勘刚失去父亲,母亲又对他不管不问,导致他的日子并不好过,还曾因为母亲的疏忽,险些遭遇保姆的虐待。

  还好秦老爷子及时发现了,不放心让他继续跟着母亲,便干脆直接把他接到了老宅亲自照料。

  而令秦老爷子有些欣喜的是,秦勘继承了父亲的聪慧,学什么都快。

  于是眼看着秦勘变得越来越优秀了,甚至比他父亲更出色,于是决定直接越过儿子,把秦勘这个孙子定为了下一任继承人。

  但秦老爷子可不止秦父一个儿子,除了秦父之外还有三子一女,偏偏他这些儿子女儿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又岂会甘心被侄子摘了桃子?

  于是在老爷子的打算意外被泄露之后,从此秦勘的麻烦便多了起来,并因此险些丢了性命。

  当然,宗渺之所以会放心让宗蝶和秦勘交往,是因为秦勘这人本身很有能力,在经历了这次的生死危机过后,整个人变得更为成熟了。

  原剧情中秦勘被女主救下并养好了伤之后,回到了秦家,然后在秦老爷子的支持下,以雷霆的手段把几位叔叔和姑姑,打压得服服贴贴的。

  秦老爷经此一事后,也放心地把家主的位置交给了他,导致那几位叔叔和那位姑姑,从此只能仰仗他的鼻息生活。

  自然不敢再继续作妖了,所以只要宗蝶日后嫁过去之后,她自己立得住,又有秦勘护着她,日子自然会过得不错。

  宗蝶在她这些年的刻意培养下,身手还是挺不错的,若是有人企图借着她来对付秦勘的话,指不定谁吃亏呢。

  这也是宗渺并不打算干扰他们交往的原因,她的任务是要让宗蝶获得幸福,而不是看着她嫁给一个‘大麻烦’。

  在宗渺‘不经意’的提议之下,姐妹俩决定抄近路,从‘某条’巷子穿过去。

  两人刚靠近巷子,宗渺便十分敏锐地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心中不由一喜,看来她们没有走错地方。

  宗蝶又不像宗渺是个修真者,五感自然不如她那么敏锐,所以并不知道前面还有一个‘大惊喜’等着她。

  “姐姐,前面好像有人受伤了,我们赶紧过去救人!”两人刚拐子巷子,宗渺便眼尖看到了前面有个受重伤的人。

  “什么?我们过去看看!”宗蝶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见前面果然有个人受伤了,于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欢迎大家访问:围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wgshuwu.com/6_64367/1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