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行之伸手挡住脸颊蹲下身便要去捡那面具,而唐云槿也在同时伸出了手,手掌上的薄茧,还有手背上的淡淡血痕正被陆行之看了个正着。

????两人的指尖无可避免的触碰到一起,陆行之猛的收回手,而唐云槿则是捡起那面具小心翼翼的为陆行之重新戴了回去。

????她知道被火灼烧的感觉有多疼,而今见了陆行之如此,便只觉得自己犯了什么错,而之前的不服气,也早已烟消云散。犹豫片刻后,还是开口道了歉。

????“抱歉,我不知道你……是我太过任『性』。我认识一位大夫,擅长去除疤痕,若是你需要我可以……”

????“不用,这疤痕已经好多年了,无法治愈。倒是你,一个姑娘家打扮成男子也就算了,日后别学着男子骑马『射』箭,在家绣绣花织织布也挺好的。尤其是这手上,人人可见,可别留下什么疤痕才好。”

????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唐云槿,随即轻轻一笑。

????“这个给你,比起那些只顾着挣钱的老东西制出来的好些。我只是个无名小卒,原本无意和你争抢的,你若是不痛快,便打我。”

????唐云槿哪里还下得去手,只握紧了手里的小瓷瓶快步离开,而陆行之也笑了好一会儿才回到侯府。

????荣钦和顾灼华也已回来,陆行之见了二人后便是一边洗脸一边夸赞。

????“还好小钦你想的周全,一大早便让荣端帮我易容,险些误了大事。那小郡主脾气可真是不怎么样,竟还堵着我不让走,若不是见她是个姑娘家,我早就出手了。”

????站在一旁的顾灼华则是咬着梨子抬手派了人肩膀,一脸的坏笑。

????“哦?看你这表情,是嫌弃啊,还是喜欢上人家小郡主了?我可告诉你啊,她是唐风松的女儿,你知道唐风松是个什么人,可别『乱』动心自己往火坑里挑。”

????虽说陆行之对唐云槿有些感兴趣,但绝不是那样的感情,听了顾灼华这样说,倒是觉得这丫头有些调侃的意思,微微皱了眉抬手作势要打。

????“嘿你这小丫头片子,闲的没事胡说什么?看你陆大哥像是会倒『插』门的人?我可是有婚约的人,虽说如今还不知道人家姑娘在何处,但也是我父王为我定下的亲事,岂能反悔。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再闹我就让荣钦好好收拾你。”

????顾灼华当然不会老老实实站着挨打,一个闪身便直接躲到荣钦身后,做了个鬼脸开始狐假虎威。

????“荣钦才不舍得收拾我呢!他一向对我好得很,还偷偷带我去赛马会了,你不知道吧?今天我在场的,你的表现我可都看见了。不得不说,你穿着白衣喝酒的样子还真不错,难怪小郡主会主动拦着你。”

????见顾灼华夸起陆行之,荣钦的脸便又黑了下来。虽说知道陆行之对顾灼华没有那个意思,但顾灼华终归是总和他打打闹闹的,看了就让人心堵。

????陆行之也洗完了脸,没什么事交代,索『性』拉着顾灼华就往外走。

????“嫣儿,你是打算做什么?你明知道我……”

????明知道他看不惯她和别的男人打闹,却还要当面刺激他,竟然还说他喜欢小郡主。是嫌事情还不够多还是怎么?

????顾灼华猜得到荣钦这话是什么意思,只不过是不知道该如何和他解释而已,笑着伸手戳了他的脸颊笑道。

????“人家都是女子小气,你怎么比我还小气?难道你是祝英台?玩笑而已,不能当真的。况且我也没说什么,你知道的,虽然你我还未成婚,但我会一直赖在侯府的。”

????说着,顾灼华便伸手扯了扯荣钦的衣襟,而荣钦则是被这句话逗笑了,凑到她耳边低声回答。

????“回房让你看个清楚。”

????侯府内一片和乐融融,唐风松的摄政王府却是有些压抑。不是他虚荣,只是唐云槿前两年都曾是最好的那个,现今一下子惨败,到王府内拜见的人也都没了。损失不少银子不说,还丢了脸面。

????“无归,你可曾听说过千夜殿?”

????“并未,想必是江湖上的小门小派,王爷无须在意。就算是它日后强大起来,也终究是压不过咱们的陵『吟』城。”

????无归端了杯茶递过去,却正好撞见了夜尽换好衣裳过来拜见,犹豫片刻后说出的第一句话便是。

????“王爷,听说有几位朝臣,正在搜集有关千夜殿的消息,打算前去拜访。”

????“千夜殿算个屁!往年都是来摄政王府的!今年打算改了规矩不成?说起来也是槿儿不争气,明明有能力拔得头筹却败给了那个柳汀。我也在场,看见了她的表现,若是换上女装,穿上件薄纱裙,一准儿能拔得头筹将那柳汀压下去,谁让那丫头犟得很呢。”

????唐风松捶着桌子发火,却并未注意到站在窗外的唐云槿。她手里正端着一碗雪梨羹,她原本是来请罪的。

????听完了唐风松的话,唐云槿便直接回到房间将雪梨羹自己吃掉,随后便跑去了马厩和小花说话。

????“小花,我还不够争气么?他喜欢男孩子,我就打扮成男孩子,学习武艺心法骑『射』。他筹办赛马,我就去参加,没日没夜的练习,拔得头筹给他看。可是他呢……现在又觉得我该穿女装,用美『色』诱人。”

????即使唐风松不是那个意思,但在唐云槿听来,便是如此。她的确从小衣食无忧,但却一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只有冬日里堆起来的雪人陪她度过一冬。她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让唐风松开心,不知道唐风松对她的期待到底是什么。

????唐云槿坐在马厩里,泣不成声。

????“从小他就教导我,说是不能和任何人产生依赖或是感情,就连我身边的侍女都是半年一换。只有小花你,陪我第三年了。我知道你能听懂我说话的,对不对?这一次是我没做好,不能救下你的伙伴们,不过我会想办法的,一有机会我就回去劝他,好不好?”

????将手里的糕点送进小花嘴里,唐云槿却是忽然笑了起来,站起身紧紧抱住小花,就像是小时候,抱住雪人一样。

????——内容来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邪王轻轻爱王妃带球跑》,

????。22

欢迎大家访问:围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wgshuwu.com/6_64315/1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