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老太太还点了些孩子吃的东西。

  东姝喂着小天天,小孩子开始的时候还很抗拒。

  可是感受到东姝的善意,还有东姝身上熟悉的气息。

  小天天最终还是张了嘴。

  对面看着的梁老太太看到这一幕,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孩子回来之后不吃不喝,如今终于张口了。

  梁老太太怎么可能不难受?

  好好的孩子,几天前还皮着让她整个后花园的追。

  结果,如今就变成了这样。

  梁老太太偷偷擦了一下眼泪。

  东姝抱着小天天,哄了一会儿,吃了一份蛋羹,又吃了半碗粥。

  然后东姝便没再让他多吃了。

  他最近两天在外面,估计被折腾的够呛。

  小孩子脾胃原本就弱,再加上这两天折腾。

  如今回来,吃点柔软的东西,慢慢来吧。

  “梁太太,医生找了吗?天天这样,应该是刺激之后的应激反应,需要医生慢慢调理的。”原本这种事情,东姝不该管的。

  只是这孩子揪着自己衣角的样子,太让人揪心了。

  所以,东姝想了想之后,还是问了出来。

  “已经在联系了,他三叔对如今的这些医生不太满意,准备从国外找找看。”梁老太太就当是话家常,东姝问她就应。

  只要能说的,她都说了。

  只是说着说着,眼泪又下来了:“天天这孩子……命也是苦,爹妈没了,就剩下我这么个奶奶,结果我还没护好他。”

  梁老太太不想人前失态。

  但是这两天心绪不稳,这会儿的情绪,实在不怎么能压下去。

  东姝又是救命的恩情,梁老太太开始还能压住,没一会儿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东姝倒是并不在意这些,只是听着梁老太太说这孩子没爹妈的……

  中午那个男人不是孩子亲爹?

  东姝不明所以,不过也不好奇。

  小声安抚了一会儿。

  然后哄着小天天睡觉。

  东姝用了治疗术,慢慢的安抚对方的心灵。

  不过这个治标不治本的。

  需要心理医生慢慢引导出来。

  东姝如今这样,最多就是一个镇定。

  因为天天睡了,梁老太太总算是止住了哭声。

  主要还是不想惊到好不容易睡着的孙子。

  “应该能睡很久,之后配合心理医生的引导,年纪小的话,不至于落下太多的心理阴影。”东姝看着梁老太太情绪稳定了,这才开口。

  梁老太太原本还想开口请东姝回家的。

  但是,人家好好的姑娘,凭什么跟着他们回家啊?

  救命之恩还没还上呢,这又要欠下人情。

  梁老太太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说这样的话。

  虽然忧心天天回去醒了,可能就不太好哄。

  但是最后还是将东姝送了回去。

  两方交谈的时候,东姝有意流露出来,自己对如今的经纪公司并没有太多的不满,对于资源要求也不太大。

  只是自己在圈里没什么背景,有些麻烦而已。

  梁老太太一听,心思一动。

  给圈里一个人保驾护航,也不是多麻烦的事情。

  再加上,梁晋也是混圈的啊,他们梁家也有自己的传媒公司。

  可惜了,东姝对自己的经纪公司满意。

  不然直接挖到梁家的传媒公司来,直接捧成一线都没有问题。

  不过这种事情,慢慢来吧。

  梁老太太紧张兮兮的抱着孩子回家。

  结果,孩子真是一夜好眠。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这才醒过来的。

  醒来之后,梁晋安排的心理医生已经来了。

  是个漂亮的小姐姐,东姝昨天晚上还将自己用过的沐浴露的牌子给了梁老太太。

  小姐姐很有经验,提前问过了,用这个牌子的沐浴露洗了澡之后,这才来的。

  身上有熟悉的气息,让天天的情绪,稳定了不少。

  虽然这气息里还有陌生的味道,不过还好。

  东姝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了,因为第二天东姝就去公司了。

  去公司难免要碰上不少人。

  哪个地方,都少不得拉踩这种事情。

  特别是他们公司还挺大的,人还多,人多资源少。

  一个小资源,大家都恨不得抢破了头。

  在很多人眼里,差不多已经算是被放弃的东姝,如今却可能来公司拿资源,很多人心里不爽。

  “真是长了一张好脸,唱不行,跳不行的,居然还能有资源。”

  “就是啊,说不好啊跟谁有一腿,我那天还看到她跟咱们刘总……”

  ……

  一阵不怀好意的笑。

  这种事情,别人也只是私下里说。

  如果处事圆滑的人来,可能就假装没听到。

  以后实力打脸。

  但是东姝却并不准备给她们留面子。

  大家都是十八线,我惯着你呢?

  我又不是你妈。

  所以,东姝站住,转过身看着这两个人,似笑非笑的目光,还有眼神,让两个女艺人,紧了紧衣服,准备转身就走。

  “我就是有脸啊,你有脸你也可以上,没脸就自己从别的地方努力呗。”东姝毫不客气的怼了一句。

  对面的女艺人,原本都准备走了。

  结果,一听东姝这么较真,而且还挑衅上了,气得脸都红了,转过身,想指着东姝,又怕东姝真攀上高枝了,手停在半空,要举不举的。

  也是难看。

  而另外一个人,这会儿恨不得猫着腰直接溜走。

  结果,东姝却并不准备放人。

  “还有,我跟刘总什么时候,有不清不楚的关系,要不咱们一起找刘总问一下?”东姝直白的将对方的话重复了出来。

  公司来往还有其它人。

  虽然大家脚步未停,但是耳尖可是竖了起来。

  那个女艺人一听,几乎算是落荒而逃。

  看到这一幕,东姝笑了笑,然后上楼找柏洪松。

  只是在电梯里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一阵的喧哗声。

  “天呐,汪凝回来了。”

  “我的妈啊,汪凝今天居然也回公司,我这是什么运气。”

  “让开点,让开点,我要看我女神。”

  ……

  身后有说话声传来,东姝转过头去看了一眼。

  由远及近,是一张熟悉的脸,或者说是一个熟悉的人。

  汪凝。

  汪凝比原主要高出不少。

  这会儿一身纯白色连衣裙,很正常的私服,但是穿在她身上,又格外的与众不同。

  颇带着一种出水清荷的纯净感。

欢迎大家访问:围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wgshuwu.com/6_61172/2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