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魏国军队的监军是谁?”

????“本王问你们话呢,说!”

????看见众多燕北将领沉默不语,燕洵骤然之间暴怒,厉喝一声说道。

????微微颤抖的身躯和不断颤抖的肩膀再加上此时那副暴怒至极的语气,充分展现出了燕洵此时的内心。

????“回禀燕王,此次魏国监军乃是大魏长安城羽林卫中郎将乐毅,那个亲手杀死侯爷的元凶!”

????看见燕洵如此暴怒,众多的燕北将领也知道不能再继续沉默下去了。

????只见一名身着黑色铠甲,头上扎着一条又一条草原民族特有辫子的燕北将领开口说道,此人正是如今的黑鹰军主将程鸢!

????“乐毅!”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王原以为还要率军杀入长安才能见到你呢,可没想到如今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了,倒也省了本王一番功夫。”

????“曾经的羽林卫中郎将,如今的大魏监军,真是好大的名头,看来本王父亲的首级的确是你重要的升迁资本啊!”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不要回去了,本王可是非常好客呢!”

????“一辈子就呆在燕北吧,本王一定要用汝的性命来祭奠父亲的在天之灵。”

????得到程鸢的确认,燕洵倒是冷笑不已的说道,不过原本剑眉星目的眉宇之间倒是充斥着一股仿佛能够渗入骨髓的杀意,让人见了感到遍体生寒。

????“燕王,此次杀害侯爷的罪魁祸首即将抵达红川城之下,红川城也是侯爷一生的心血所在。”

????“如今生死大敌就在眼前,我燕北男儿又岂能无动于衷,坐视杀害侯爷之元凶肆虐红川城?”

????看着燕洵意动,程鸢趁热打铁的说道,也引起了诸多燕北将领的共鸣。

????燕北大军生于草原,也是成长于草原,自然也有着诸多草原民族彪悍好战的性格。

????本来听闻大魏军队再次来犯,诸多燕北将领皆是摩拳擦掌,准备浴血奋战,以便洗刷两年前之耻辱。

????因为在所有人,甚至包括燕洵看来,两年前燕北之所以快速沦陷完全是因为内部出现叛徒的缘故。

????他们可不相信一直以来需要定北军稳固燕北的大魏军队除了驻扎在边疆的边军和长安城内的上万羽林卫之外,会有什么拿到出手的货色。

????因此一直以来便对许多大魏军队保持着一种轻视态度,认为己方大军还是能够和多年前一样在战场上取得压倒性胜利。

????固步自封,不外如是吧!

????“对啊,大王,开战吧!”

????……

????“红川城可是我燕北王城,如今大魏大兵压境,我燕北将士早就迫不及待了。”

????……

????“没错,大王,如今我军主力呆在草原深处,任由我燕北百姓身陷险境而无动于衷,将士们都快憋疯了。”

????……

????“开战吧,大王!”

????……

????“大王……”

????诸多燕北将领都是先后请战说道,群情激奋,下定决心要迎战魏国军队,斩杀乐毅为老侯爷报仇雪恨。

????看着此情此景,原本已经变得小心谨慎的燕洵也是瞬间豪情满怀,感叹人心可用。

????那一颗枭雄内心中逐渐燃烧着一种名为野心的东西。

????“好,如今仇人近在眼前,我燕北男儿又岂能退缩?”

????“程鸢,本王命你带领五万黑鹰军将士为大军先锋,先行奔赴战场,一挫大魏军队锋芒!”

????“等待后续主力抵达,一起合围大为军队,将其聚而歼之!”

????“不过程鸢你要注意,你的对手可是大魏所有皇子中最为骁勇善战的七皇子元彻,一定要务必小心才是。”

????燕洵看着黑鹰军主将程鸢说道。

????听到燕王所言,程鸢心中则是翻涌起了一股感动之意。

????只见程鸢抱拳说道:“定不负燕王重托!”

????语气之坚定,让诸多燕北将领,甚至连燕洵都不由为之侧目。

????“将军,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本王就在后军位置,静待将军捷报!”

????“将军捷报一旦传来,本王便率领大军倾刻压上,一举覆灭魏国征伐军队。”

????最终,燕洵这个枭雄心中的野心还是压过了原本的小心谨慎,准备将所有燕北军队投入到红川之战中,来一场前所未有的豪赌。

????对于这场豪赌,燕洵可谓是信心满怀!

????坚信骁勇善战的草原男儿绝对能够在红川城正面战场上大放异彩,洗刷两年前之耻辱。

????不过有一点燕洵却是想错了,如果燕北最为骁勇善战的黑鹰军遭遇到以七皇子元彻为首的魏国军队的话,的确会保有一定的胜率。

????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黑鹰军可是号称燕北第一强军,就算再怎么坐吃山空,可也是虎死余威在,破船还有三千钉,不可能会一触即溃的。

????如果让燕洵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程鸢带领的五万燕北最强军队黑鹰军根本就没有如愿抵达红川城下和魏国军队展开激战,反而是在中途遭遇到了一个梦魇级难度的可怕敌人……

????………

????月黑风高之夜,夜黑人静之时!

????此时在燕北军中,燕王所居住的白色军帐之内,燕洵正在其中缓缓沉睡。

????“——撕!”

????突然,一道诡异的声音传来。

????只见在军帐的一处角落之中,一柄雪白的白色匕首缓缓的撕开军账,好像是要行那不轨之事一般。

????在撕开军账之后,只见一支细小的竹筒就缓缓伸入了军帐中,不到一会儿竟然不断冒出一缕一缕的白色烟雾。

????如果有江湖中人见到此状,定会惊呼:“这不是在江湖中号称千金难求的迷魂香吗?”

????话不多说,在迷魂香散发功能数十个呼吸之后,在军帐之外全身着装黑色夜行衣的神秘人则是掐着时间点顺着帐篷裂缝进入了军帐之中。

????举动之间看似行云流水,但如若有江湖老手在此就能看出来,此人动作之间显得生涩僵硬,很明显很少从事此事,甚至是第一次入室行凶也说不定。

????只见这名黑衣人手持淬毒匕首,小心翼翼的靠近军帐之中穿蓝色锦袍,正在沉睡的燕洵!

????最终,这名黑衣人还是到达了燕洵的面前,看着似乎已经被迷魂香迷倒昏睡的燕洵。

????黑衣人目光中竟然充斥着一股挣扎之色,但是转而又被坚定取代,目光之中尽是杀意。

????双手举起匕首,黑衣人猛的朝已经昏睡的燕洵刺下……

????(本章完)




欢迎大家访问:围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wgshuwu.com/11_90946/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