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担忧

小说:贤妻威武 作者:雅兰轻音 我要报错
????没出两天,佟大才托着疲惫不堪的去了甜水巷。调查的事都按照他设想的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只是查到的新消息则让人有些慌乱。

????“……雇的是城外的几个闲帮,其中两兄弟姓胡,但他俩一口同声说向六不是他俩杀的,他俩只收了二十两银子,只负责将向六的尸体运送回来挂在酒楼大门上,奴才许了一百两银子,又说放他俩哥俩一条生路,他俩才吐口说雇主是一个老婆子姓萧,对向六下手的一个叫牛老八,另一个叫徐清,都是幽州逃难的难民。向六死后,他二人收了银子就卷被子跑了。”

????“奴才想着会不会白水镇的萧家干的,可咱们与他无怨无仇的?”

????林梅思绪万千,猛得想起年前萧启明还上门送过年礼,有些犯迷糊。

????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佟大才还等着她拿主意,想了想到:“一时半会儿我也想不到这个萧婆子是谁,那胡家兄弟即然见过本人,那咱们就将那萧婆子的相貌描出来,我就不信这人有上天遁地的本领不成?”

????这倒与佟大才想一块去了,笑着应“是”,随后前来禀事的佟富贵一起走了。

????佟富贵对于堂哥包打听的差事,并没有在意,可如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虽然伙计们被叮嘱守口如瓶,但毕竟死了一个人,还差点挂在酒楼大门上,这不是什么好事啊!

????佟富贵作为大总管,自然会有人暗中通禀。

????他不由微微蹙了蹙眉,左右看了看四处无人,低声问道:“可是那事有眉目了。”

????“哪件事?”佟大才一愣,随即装傻充愣道:“申老爷让庶长子接了家中所有的庶务,申家姑娘也与他舅舅家表哥订了亲,申家太太如今一病不起,府上主持中馈的反倒是申老爷刚纳的良妾。”说到这时,他还一脸猥琐道:“听说那新纳的良妾没进门之前与那庶长子却有一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佟富贵见他嘴里没一句实话,深沉的眼神带着一丝忧郁,现在还对他还瞒着,可见这事是极为重要的事。回头朝着林府望了望,也不知这一回她摊上了什么大事,最后能不能逢凶化吉。可偏偏这事他啥也不知道,更别说伸手帮忙了。

????佟大才只当他是好奇,却因差事要紧,无暇顾及他,也就没有去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只因林山过几日要返京,林梅没有外出,想在家好好陪陪新娘子盛明慧,也是有意和她打好关系。

????一个好媳妇,三代好子息,这个家早晚得交到盛明慧的手里。

????盛明慧见林梅不声不晌就从义善堂抱了个孩子回来,起初还吓了一大跳,见她整日抱着不撒手视为已出的样子,就忍不住有些胡想联翩。

????林梅掌管家中生意,平时时常往外跑,所以这不可能是她的儿子;林熙儿常年被拘在家里可能性不大,林桃和林默最小更不可能,那最有可能的便是家中唯一的长子林山,莫非这是林山的儿子,可念头一起,遂又否认,觉得林山不是那样的人。

????她憋了二天,实在是好奇,在嫁妆里寻了匹细棉,就去寻大姑子说话。

????她笑吟吟道:“大姐,我也没什么好东西的送给怀哥,只是这细棉柔软,给孩子做衣裳最适合不过。只是我从没给这么大的孩子剪裁衣裳,还得麻烦大姐给寻件怀哥的旧衣比照着尺寸做。”

????林梅倒是大大方方的替怀哥感谢了一番,又让四喜去寻幻香那儿取件怀哥的衣裳来。

????面对比较强势的大姑子,盛明慧纵有满腹疑问,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倒让人猜疑。

????林梅本有心与她交好,自然很关注她的一举一动,见她眉头紧锁,还时不时用眼去瞅正在凉席上酣睡的怀哥,心中一动。

????脑海里升起来的第一念头是她不会是想生儿子了吧?这才刚成亲,会不会因为怀哥让她有压力?

????不由想到这世道对女人的束缚,也就释怀了,笑道:“你刚进门,也不知道山子是否跟你说起过咱家的祖训?”

????“什么祖训?”盛明慧一副惊愕的样子,关心地问。

????“林家祖训,男子四十无子方可纳妾。”

????“啊!”盛明慧惊奇的“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随后又觉得这一举动有些失礼,心里暗腹:大姑子这是什么意思?林家男子四十无子方可纳妾,那是不是说只要自己早日生下儿子,林山便一生不会纳妾?

????想到这里,她脖子都红了,出嫁前盛夫人还特意挑了两个模样周正的丫头作陪嫁,就是想着当通房使的,若是生下儿子就抬为姨娘。这几日因是新婚,小两口正甜得如蜜般,盛明慧一是不好意开口向林山提通房的事,二是内心里有些不乐意。

????再一想林家家教甚严,林山婚前身边连个贴身丫鬟都没有,更别说暖床的通房。

????所以通房的事,小两口谁都没提。

????冷不丁听林家大姐这么一说,心里更是乐开了花,更觉得盛老爷见光不错,替自己挑选了这么和善友爱的一家。

????想着自己没头没脑地就误会了林山,忙不好意思的笑道:“咱家还有这样的祖训啊,山哥都不曾与我说过。”

????林梅见她脸上表情活跃,一会儿惊,一会儿喜,瞬间又很愧疚,也不知是不是自己会错了意,想着她也芳龄才十七,到了婆家拘谨也是有可能的,这几日见她说句话都一副小心翼翼的小媳妇样子,就替她难受,对她的态度就更柔和。

????“我们一家人性子比较直,不喜欢猜来猜去,以后接触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你有什么事要问的就直接问,要说直接说。特别是你俩小两口之间,若是一个不问,一个不说,很容易产生误解,一次二次还不打紧,可若次数多了,夫妻感情再好也会有很多隔阂。”

????盛明慧没想到她快言快语,是真心把她当一家人看,心里满满的感动。

????可感动之后,更添几分担忧,大姑姐年纪不小了,虽定了婆家,可婚期还没下定,这未出阁就带个孩子在身边养着,即使再得未婚夫看重,若是传到未来婆家人耳里,指不定又闹出什么幺蛾子。

????她想了想,笑道:“怀哥瞧着就讨人喜欢,大姐若是放心,我想抱回屋里去养着,将来大姐若是出嫁,给我添了大胖侄儿,我再带怀哥上门给他作伴。”

????林梅也是心大,嘻嘻地笑打趣着:“一边去,我家怀哥又不是招娣,想要儿子自己生去,怀哥可是我的干儿子,想打他的主意那可不行。”

????盛明慧没想到反被取笑,还误以为自己着急生儿子,莞尔一笑。正好四喜寻了二件小衣来,也不好开口再提,她随即比划了一下,觉得在林梅屋里剪裁啥得都不方便,干脆抱着东西回了东厢房,还承诺过几日便能做好。




欢迎大家访问:围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wgshuwu.com/11_88129/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