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玉生蓝田璞中蕴(9)

????吕蔷双眉颦蹙,犹似待清明,竟而怔怔望着墙面,隔得半晌,方才说道:“他为了救我,失手刺死了自己的师弟,终因心存愧疚,挥剑自刎了。”吕兰馨低声惊呼,吕蔷黯然续道:“我将肚中骨肉生了出来,那孩子正是你的表叔。我本欲将你表叔带回教中,可我想到孩子他爹为人正派,怎会愿后人堕入魔教。”

????吕兰馨闻听此语,当下轻叹一声,道:“姑奶奶可以接着隐姓埋名,将我表叔抚养成人的。”吕蔷道:“你姑奶奶不是好人,时候长了,定会带坏他。”其音略现沧桑。兰馨轻婉温语道:“教中除了娘亲,便是姑奶奶待馨儿最好,您又怎么会是坏人。”

????吕蔷只觉郁气攻心,随即微微作呕,兰馨忙拍其背,递上清茶。吕蔷摆了摆手,道:“我没事。”吕兰馨缓缓放下茶盏,眼见姑祖母面现愁容,亦觉悲戚莫名。吕蔷接着说道:“我九霄神教原本唤作帝江教,那时你爷爷还不是教主,我为助他登上教主之位,曾做过不少坏事,双手早已浸满鲜血,似我这等人,如何能教出好孩子。”

????吕兰馨稍作寻思,出言探问道:“姑奶奶是不是将表叔送人了?”吕蔷道:“我将孩子送到了他爹爹生前效命的门派,且在一方锦帕上写了首藏头诗,放入那孩子怀中。那掌门如若细读那首藏头诗,便可知晓这孩子的爹爹是谁了。我在山门外远远瞧着,只见那掌门当真收养了我的孩子。”话到后来,竟自强笑,续道:“十几年前你表叔当上了掌门,现下在江湖之上受人尊崇,自会过得甚好,会比跟着我快活多了。”

????吕兰馨微微摇首,郁怜说道:“我想表叔不会快活的,侄孙女自小没了爹爹,便时常觉得没有依靠,而表叔连娘亲长什么样子都不知晓,岂不更为孤苦无依了。”吕蔷闻听此语,只觉颇不自在,当下注视着侄孙女,颤声问道:“听说你爹爹??????是被轩辕齐光所杀??????馨儿恨他吗??????”

????吕兰馨迟疑须臾,不由叹道:“唉,我是不该恨他的??????”吕蔷问道:“为何?”吕兰馨道:“十三年前,爹爹跟着爷爷攻打轩辕总坛,轩辕齐光若不力战,定有性命之忧,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自保。”吕蔷颔首道:“好孩子,你能看明此节,着实不易。”话到后来,顿了一顿,续道:“当年王莽那厮初登大宝,便教唆本教趁轩辕派老掌门殒殁之际大举进犯,其实咱们都不过是朝廷的棋子罢了,可兄长不肯听我的??????”话到此节,心头尚有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吐露了。

????窗格外春光明媚,道旁小贩不住叫卖,兰馨伴着姑祖母静默相坐,如此过得一阵,教徒胡胜入得屋中,随即躬身抱拳,说道:“禀报姑奶奶,盯梢儿的回来了,说是于子归领人到阴陆府上去了。”吕蔷问道:“阴陆是何人?”胡胜回道:“听说这老东西是此地有名的富绅,家里有得是钱。”说话间,不由摩拳擦掌,双目更自放光。

????吕蔷瞧他这幅德行,复又问道:“此人是不是良善的百姓?”胡胜不敢过于欺瞒,只得支吾道:“这种货好不到哪里去??????那老不死敢跟七雅阁的人攀交情,还巴巴地邀那伙人在他家里住上一宿,真他娘低三下四,不要老脸。姑奶奶便领弟兄们抢了他娘的,好叫他知道厉害,不敢拍七雅阁的马屁。”吕蔷轻哼一声,嘲谑道:“你们平素四处横行,还不够威风嘛。”胡胜虽怀不满,当下只得称是。吕蔷正色道:“阴陆虽跟七雅阁有些交情,却也无甚罪过,大伙不得到他家中放肆。”

????胡胜不敢违拗,只得唯唯唱诺,随后续道:“不知姑奶奶有甚计较??????”吕蔷道:“那于子归又不是新野人,按你所言,他明日便该回到七雅阁看顾生意,咱们只在新野郊外候着,免得滋扰百姓。你要是怕这伙人跑了,继续遣人盯梢儿便是。”胡胜心道:“你不如投身那些名门正派,还在本教厮混作甚。”

????这厮虽作此想,却也未敢吐露,吕兰馨惟愿化干戈为玉帛,当下复又相劝道:“姑奶奶还是算了吧,爷爷要我们赶赴轩辕派总坛,跟刘嘉名相聚,咱们莫将行程耽误了。”吕蔷道:“你们逛街那会子,幽天部中人受那小子差遣,前来拜会,顺便稍过话来,说是轩辕掌门日前派他到绿林山去了,是以只得邀我们到王匡府上小住些时日,此番咱们有得是工夫。”

????吕兰馨听罢一怔,问道:“他们是怎生寻到此间的?”胡胜笑道:“小姐有所不知,这家客栈受幽天部保护,自要按月分红。大伙此番护送小姐,幽天部事先安排咱们途径新野时,在这家客栈住下,不仅好酒好肉的招呼,还要弟兄们走的时候有银子拿。”

????吕兰馨不明所以,不由称奇道:“咦,在炎天部的地界,幽天部怎么也可以做些营生?”这话本是无心之语,胡胜只得讪讪一笑,吕蔷接过了话头,说道:“按理是不行的,不过当年刘嘉名受朝廷及兄长差遣,到轩辕派总坛作为内应,顺便在附近开设了翠玉轩。那里虽是阳天部的地界,阳天法王却还是默许了。”话到后来,顿了一顿,续道:“自此以后,幽天部便可在其余各部的地界上自谋营生了。”

????吕兰馨似有所悟,当下微微颔首,吕蔷又道:“于子归那事馨儿不必再劝,姑奶奶自有分寸,你们先下去吧。”吕兰馨眼见说和无望,又瞧姑祖母略显憔悴,竟自欲言又止,随胡胜出得客房,心下暗祷:“姑奶奶武功甚高,求老天保佑于公子无事,他为人极好极好的??????”


欢迎大家访问:围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wgshuwu.com/11_8809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