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咔嚓!

????夏流川身上的守护者铠甲,竟然裂开了一道道缝隙,并不是碎裂,而是那铠甲竟然在自动解体。

????黑玉一般的铠甲,很快就从夏流川的身上分解开来,然后在空中凝聚成了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黑色的玉石人,看起来很是怪异,有着人类的样貌,可是身体却是黑色的玉石,十分的古怪。

????夏老爷子看着夏流川有些冷酷地说道:“这世间,只有力量才是永恒不变的真理,所谓的守护者,也只是想要守护能够让它变的更强大的人类,我远比你强大,所以它就抛弃你而选择我,世间的规则就是这么残酷,强者为尊。”

????夏老爷子说话之时,那个黑玉人一般的守护者,就已经再次化为铠甲,只不过这一次是穿在了夏老爷子的身上。

????夏老爷子一头白发已经完全变黑,穿上黑玉守护者铠甲,看起来更加雄壮英挺,鼻子略弯,有种枭雄的狠劲,让人望而生畏。

????失去了黑玉铠甲的守护,夏流川身上的元气也开始外泄,被天地归元大阵所吸收。

????夏老爷子本就拥有了恐怖的元气和生命力,此时再加上黑玉铠甲的力量,实力已经恐怖的无法想象,一拳轰出,夏流川只来的及举起手臂格挡,人就被轰的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光罩之上,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周文还在轰击光罩,却还没有把光罩轰开,转头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有些骇然。

????“虽然早就知道守护者不靠谱,可是没有想到这么不靠谱,竟然说叛变就叛变,幸好我之前没有和守护者契约。”周文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契约守护者。

????周文心中更是暗下决定,除非是像魔婴一样的主仆契约,否则就算他不能晋升神话,也绝对不和守护者契约。

????现在却没有时间让周文想那么多,夏流川已经不行了,他要是再不出去的话,就只能在天地元气阵中和夏老变态一战了,而在这里和他战斗实在太吃亏了。

????可是光罩太过坚硬,妖龙真身的力量一时半会儿也轰不开,等他轰开的时候,恐怕夏老变态已经杀过来了。

????突然,周文想到了一个主意,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行,现在也只能试一试了。

????看了看旁边元气已经耗尽,精气神正在流失的夏弦月,周文重新切换道诀,召唤出了太上开天经,让其护住自己和夏弦月,然后一把抱住了木头,把木头抱在了腰间,狠狠地向着天地归元大阵的光罩上撞了过去。

????“老子扛了你这么久,你再不点力,老子就要死在这里了。”周文心中想着,木头已经狠狠的间在了光罩之上。

????原本周文也只是想着,借助木头的重量,撞一下试试看,可是谁知道这一撞之下,只听哗啦一声。

????天地归元大阵的整个光罩,就像是玻璃一般破碎开来,整个天地归元大阵都停止了运转,地下的金光符文也变的暗淡起来。

????所有人都呆了一下,夏老爷子也放弃了继续攻击夏流川,转头看着周文这边看过来,凝视着周文怀抱着的木头,露出疑惑之色。

????坐在旁边的夏弦月,看着周文也一脸惊愕之色,没有想到周文这一撞,竟然破了整个天地归元大阵。

????周文也没有想到,这根木头竟然这么厉害,早知道这样,他早就破开天地归元大阵了,哪里还需要等到现在。

????不过周文没有发楞,抱着木头就往太和殿奔去。

????夏老爷子身形一动,就要去阻拦周文,虽然他不知道周文到底想干什么,可是却觉得没什么好事,也不愿意发生意外。

????他才刚动,就见一道剑光刺来,夏老爷子微微闪身,胜邪剑就从他脸旁飞了过去,而夏流川双手握着纯钩剑,从背后劈了下来。

????夏老爷子冷哼一声,反手一指弹在纯钩剑的剑身之上,把纯钩剑直接震飞出去。

????夏流川的身形却出现在已经飞过去的胜邪剑旁边,据住了胜邪剑,一剑劈向了夏老爷子的脖子。

????“我说过了,你的一切都是我教的,你的这些伎俩,对我根本没用。”夏老爷子似是早已经料到夏流川会出现在那里,一拳轰向了他的腹部。

????这一拳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若是被轰中的话,别说是一个人,就算是一座钢铁城堡,怕是也会被轰出一个大洞,看起来夏老爷子真是对夏流川动了杀心。

????可是夏流川的人却再次消失不同,夏老爷子的拳头又落了空。

????当!

????一柄剑刺在了夏老爷子的后心,那柄剑,竟然是夏弦月所用的古剑,而这时候却被夏流川握在了手中,刺穿了夏老爷子身上的黑玉铠甲。

????“很好……真的很好……没想到你的剑遁术竟然已经练到了这种地步,可以借他人之剑而遁,看来你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遵从我的命令杀死周文……”夏老爷子低着头,眼神变的可怕起来,也不转身,只是用一种阴沉地语气一字一顿的说道。

????古剑刺进了三寸,剑上的剑光如同火山喷发一般,可是无论夏流川再怎么用力,都没有办法再让那剑尖前进分毫。

????夏老爷子的身影突然间变的模糊,像是瞬移般消失在夏流川的眼前,夏流川暗叫不秒,使用剑遁而逝,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胜邪剑的旁边。

????可是夏流川才刚刚出现,夏老爷子就一起出现在胜邪剑的旁边,然后一拳把夏流川的身体直接砸在地上。

????轰!

????夏流川的身体重重摔在地上,把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口中鲜血狂喷,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哥!”夏弦月挣扎着站起来,想要冲过去。

????“别过来……快走……”夏流川咬牙大叫,同时拼尽全力再次使用剑遁,到了纯钩剑的旁边,身形显然有些踉跄,可是握剑的手,却依然稳如泰山。

????只是在他握住纯钩剑的一刹那,夏老爷子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不等夏流川挥剑,双拳已经以看不清的速度,连续轰击在夏流川的胸膛之上,打的夏流川鲜血狂喷,胸骨都塌陷了下去。




欢迎大家访问:围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wgshuwu.com/11_77770/751/